专访蔡康永:我完全做好了过气的准备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插座学院”(ID:chazuomba)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口述  | 蔡康永(知名主持人)

采访、作者  | 崔叔、新月

编辑 | 双双

来源  | 插座学院(ID:chazuomba)

“我拒绝当任何人的人生导师”;

“我最难熬的时候真的没脸讲”;

“我终于有勇气讲一些自己相信的事情”。

虽然已经过了“知天命”的年纪,但坐在我们镜头前的蔡康永,仍然有着很强的表达欲。

采访当天,北京最低气温零下6度,在开着暖气的屋子里待久了,每个人都难免犯困。

不过,只要坐到镜头面前,那个“电视上的蔡康永”就立马回来了,笑容依旧、语速平缓、回答得体。

不管被问到什么问题,他总能在略微停顿之后出口成章,恰如其分地产出自己的观点和金句。

和蔡康永的采访非常坦诚,甚至有些意想不到。

那个大家公认的“会说话”、“高情商”的蔡康永在采访中直言,自己也面临着与大多数人同样的问题:社恐、焦虑、时常遗憾,甚至早已做好“过气”的心理准备……

以下,是蔡康永的自述:

1、关于社交:“我现在依然会社恐”

“社恐”是不分年龄的,我身边也充满了这样的人,即使已经打扮好了,到最后一秒钟仍然会放弃出门。

不瞒大家,我现在依然在社恐阶段,每天仍需花3个小时以上去考虑,到底要跟哪一群人相处。

如果是我觉得相处起来没意思,或者已经在工作上接触过的人,我都会放弃这个社交。这也是我写《因为这是你的人生》这本书很重要的原因。

我很鼓励虚拟世界的接触。比如游戏,你在游戏里遇到了别人,获得他们的支持与热情,这完全可以当成是朋友的一个重要定义。

不过,人终究还是要有一些与真人之间的交往。

当你看这本书的时候就会发现,打破社交恐惧,是我很认真的一个企图。

我希望大家意识到:放弃社交最大的损失,其实是被动地接受,人生丢给你的各种人际关系。

我们已经有被分配的父母、被分配的兄弟姐妹,如果连朋友跟伴侣都要等着被分配,那就很难拥有一个适合自己的人际关系。

很多时候,我们太贪心,什么都想做,但又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

其实,这个时候就应该去争取、主动寻找值得结交的朋友。

好的朋友就像走南闯北的司机,你就坐在车子的后座,他载着你跑,起码还能看到一些风景。

▲蔡康永

2、关于焦虑:“如果没有焦虑,我会很害怕”

说到焦虑,没有的话我会很害怕,我觉得有焦虑才是正常的。

于我而言,写作就是一件极度令人焦虑的事情,我永远都处于该写而没有写的状态。但如果没有焦虑在督促我,我可能一本都写不出来。

我很佩服罗振宇,因为他要在10年内每天读一本书,然后把它介绍给大家,至今竟然已经做了7年,而且还要再做3年,我觉得这是钢铁纪律,我完全做不到。

如果你问我有什么缓解焦虑的方法,其实很多时候我是不希望缓解的,我觉得要好好地承受焦虑。

马东那天跟我说,他在实行断食法。

我说这我实行不了,因为一旦把意志力花在断食上,你就会在其他方面瓦解;而一旦把意志力花在工作上,则会瓦解了断食的毅力,所以是很难两全的。

所以,我希望自己可以直面焦虑,然后把事情给完成。

至于我过去这么多年最难熬的时候,真的没有脸讲。

1986年,也就是30多年前,我在美国UCLA(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)学拍电影的那几年,真的很难。

当时钱全部都拿去拍片,根本没有钱吃东西,只能吃着最烂的食物,睡最少的觉,过最肮脏的生活。

我很怕自己毕不了业,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当中,要拍出一部电影来毕业这件事情本身就很恐怖。

不过那种难熬是快乐的,尤其是发现,自己竟然可以把原以为根本不可能的事做好,就觉得自己超厉害,会变得非常开心。

当你熬过生命中看似最难的那段时间后,你会发现,所有的难熬都是未来的故事。只有落难的故事才会特别有趣。

3、

上一篇:传进参数为空如有5118客服,请联系5118为空,不要慌
下一篇:这套书单,帮你建立各个领域的知识框架

网友回应